当前位置: 新闻资讯/ 31省份前三季度GDP公布啦!上海不在前10啦!

31省份前三季度GDP公布啦!上海不在前10啦!

2019-11-17 07:37:00 来源: 金融界

来源:网易财经

31省份近日陆续公布了前三季度地区生产总值(GDP)数据,从GDP总量来看,广东依旧“霸居”全国榜首,25省份GDP突破万亿元;从GDP增速来看,17个省份GDP增速超过全国水平,西部地区表现抢眼。

福建仍超上海,进入经济总量前10省份

从前三季度经济总量上看,广东、江苏、山东、浙江、河南、四川、湖北、湖南、河北、福建排名前10。其中,东部地带占六席,分别是河北、江苏、浙江、福建、山东、广东;中部地带占三席,分别是河南、湖北、湖南;西部地带仅有四川,占一席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前三季度GDP排名前10的省份中,福建以约200亿元的优势仍超越上海,经济总量排在全国第10。

广东前三季度GDP达77191.22亿元,以绝对的优势位居榜首。数据显示,2018年广东全年GDP为97277.77亿元,以目前的涨势来看,广东今年全年的GDP有望达到10万亿元大关。

前三季度除了广东已迈入“7万亿俱乐部”以外,江苏GDP也突破了7万亿元,远远超出第三名的山东约一万亿元,目前山东GDP总量在“6万亿俱乐部”。

山东是“6万亿元俱乐部”的新晋成员,去年前三季度,山东GDP为5.96万亿元,今年前三季,山东经济总量达6.23万亿元,同比增长5.4%。浙江也从去年前三季度的3.98万亿元增至4.32万亿元。另外,今年前三季度,“5万亿GDP俱乐部”成员属空缺状态。

17省份增速跑赢全国

2019年前三季度,中国国内生产总值697798亿元,按可比价格计算,同比增长6.2%。同全国水平相比,云南、贵州、西藏、江西、福建、四川、湖北、湖南、安徽、河南、河北、浙江、山西、宁夏、广东、江苏、重庆这17省份前三季度GDP增速跑赢全国。

从区域发展来看,西部地区增速依旧抢眼,GDP增速前列的云南、贵州、西藏均属于西部地区。云南以前三季度GDP 8.8%的增速位居第一,今年云南政府工作报告提到,云南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目标是8.5%左右。另外,前三季度云南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.3%,增速高于全国(5.6%)3.7个百分点。其房地产数据增长也较快,云南前三季度房地产投资增长29.7%。

前三季度GDP增速处于“8时代”的还包括贵州、西藏、江西和福建;增速较靠后的省份为吉林、黑龙江、天津,前三季度GDP增速分别为1.8%、4.3%、4.6%,均未超过5%。

东北三省增速放缓,辽宁GDP增速5.7%,排在全国第24位,黑龙江、吉林排在全国末尾。

与去年相比,2019年前三季度,河南、湖南、重庆3省份GDP增速与去年同期持平;河北、天津、内蒙古、山西、辽宁、新疆、海南7省份GDP增速较去年同期有所提升。

天津前三季度GDP增速为4.6%,同比增速提升最多,达1.1个百分点增速同比放缓幅度较大的是陕西,其前三季度GDP增速为5.8%,比去年同期低2.6个百分点。今年陕西政府工作报告提到,陕西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目标区间是7.5%-8%。

东北三省中,辽宁是唯一一个同比增速实现提升的省份,其前三季度GDP增速为5.7%,同比提升了0.3个百分点。

如何看待前三季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?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、新闻发言人毛盛勇指出,今年以来,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增长都在放缓,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。从前三季度主要经济指标看,经济运行总体平稳。从增速本身看,尽管有所放缓,但在全球主要经济体里是名列前茅的。毛盛勇称,初步预计,在全球经济总量一万亿美元以上的经济体中,这个速度是最快的。

对于四季度GDP数据,毛盛勇称,下一阶段世界经济大概率还会延续放缓趋势,但从内部看,有利支撑因素较多,如9月制造业PMI有所加快、汽车生产和销售近两月降幅呈收窄态势等,再加上去年四季度基数相对较低,因此今年四季度经济保持平稳趋势是有保证的。

我国明年将统一核算地区GDP

近日国家统计局传来消息,我国将于2020年初正式实施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,统一核算各地区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。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兼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透露,这是党中央、国务院部署的重大统计改革任务,目前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。

宁吉喆表示,实施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是提高统计数据质量、提高政府统计公信力的必然要求,是更好发挥统计监督职能、为宏观决策提供更加坚实数据支撑的内在需要,对于客观反映国家和各地区经济规模、结构和速度,正确研判宏观经济形势及发展变化规律,推动科学制定宏观经济政策具有十分重要而深远的意义。

毋庸讳言,地方GDP“增速高于全国、总量大于全国”的统计乱象曾一度存在,引起外界质疑。2017年初,辽宁省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确认,全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。据了解,在此期间,部分区县经济数据“掺水”20%至30%。

时隔一年,内蒙古也“自曝家丑”:自治区政府财政收入虚增空转,部分旗区县工业增加值存在水分,一些地方盲目过度举债搞建设,“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注水40%”。舆论一方面为上述敢于亮短板、晒问题的地方点赞,另一方面也对下一步各地如何修正、“挤水分”拭目以待。

不可否认,“数据掐架”的确有重复统计、数出多门和基础资料不全等原因,但其根源则是“官出数字、数字出官”的扭曲政绩观在推波助澜。在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于文豪看来,诱发统计数据造假冲动的最主要因素是“数字政绩观”。如果统计数据不显眼,达不到想象中的面貌,不足以产生震撼效果,便运用权力进行包装美化、掺杂使假,是一种典型的权力滥用现象。

金融界